为了几吨危险废物,这些企业为何不惜铤而走险?

   日期:2019-08-08     来源:上海大调研    浏览:226    评论:0    
核心提示:危险废物事关城市安全、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和群众健康,因而也是严格监管和严厉打击的重点领域。受产业定位影响,宝山区危险废物产生单位面大量广。近年来,宝山区涉及危险废物的案件时有发生,有些人甚至因此身陷囹圄。

小研说几句——大调研正在进行中。今天的【书记手记】,小研请到的是宝山区生态环境局党组书记、局长石纯。


石纯在调研中发现,单个中小企业产生的危险废物量小,但全区产生危险废物的中小企业就很多了,如果把他们产生的危险废物全部收集在一起,那就是一个“巨无霸”,就有了与危险废物处置单位“谈判的资本”。这样,不仅出路没有问题,而且还可以通过统一议价、资源集约使用,大大降低企业成本。这条处理危险废物的路能走通吗?来看今天的书记手记→


中小企业因危险废物而“犯难”甚至 “涉险”


如何让他们心无旁骛抓好发展?


宝山区生态环境局党组书记、局长 石纯


险废物事关城市安全、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和群众健康,因而也是严格监管和严厉打击的重点领域。受产业定位影响,宝山区危险废物产生单位面大量广。近年来,宝山区涉及危险废物的案件时有发生,有些人甚至因此身陷囹圄。


对此,我十分困惑,我们的队员不可谓不“用力”,他们穷尽浑身解数奔走在工厂车间,却按下葫芦翘起瓢;我们的执法不可谓不严厉,生态环境局、公安分局、检察院、法院无缝配合,发现一起、严惩一起,却仍有人以身试法;我们的企业不可谓不知晓,每年我们都通过“千企环保大培训”“以案说法”等各种途径组织危险废物管理培训、宣传教育,但仍有人抱有侥幸心理……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有些企业为了几吨危险废物“铤而走险”,甚至蹲进了“班房”?


危险废物产生单位呈“小”“散”特征


我决心用大调研这把“金钥匙”来打开心中的“疑惑之门”。我组建了一个专项调研组,借助宝山区战略合作单位——宝武环科的力量,发动各街镇(园区)共同参与,入户抽样调查了674家企业,涉及金属制品业、通用设备制造业、专用设备制造业、印刷业等27个行业。在经过两个多月的实地走访调研、掌握详情的基础上,我们对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归纳和分析,发现主要危险废物领域主要存在四个方面问题。


一是危险废物产生单位量微言轻,地位弱。


宝山区危险废物产生单位明显呈现“小”“散”特征,674家调研企业中,年产生量10吨以下的企业580家,占总调查数的86%,危险废物产生总量仅仅占3%,很多企业年产生量才几百公斤;而且半数以上的企业位于工业园区外,分布散,危险废物处置单位服务人员有限,主要服务于大户企业,无暇顾及这些小微企业,根本不“放在心上”。


二是危险废物处置渠道不畅,出路难。


全市具有危险废物处置资质的单位只有26家,上海市处置能力不足,需要通过跨省转移来缓解供需矛盾;宝山区内仅有两家危险废物综合经营资质单位,且只能处置废矿物油、含汞废含汞荧光灯管、废电路板等有限种类危险废物;前期推进的“易绿网”线上危险废物服务平台,从全国层面协调危险废物产生、处置单位,但无法走通中小企业的复杂跨省转移程序。紧俏的卖方市场,使得危险废物处置单位“朝南坐”,不仅不会主动服务中小企业,而且对他们的主动联系也“爱理不理”。有些中小企业只能寻求第三方中介来签订处置合同,合同履行有时又没有保障。


三是危险废物处置价格居高不下,负担重。


目前,市场上危险废物处置费用较高,对中小企业更甚,有些在签订合同时要另外收取上万元的服务费,有些几百公斤危险废物也要按吨收取处置费用和运输费用;由于处置难,处置费用收费随意性极大,个别种类的市场价远高于处置成本。尤其是,通过中介签订的合同还需要额外支付高昂的中介费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企业的负担。四是企业管理基础薄弱,能力差。比较多的中小企业对所产生的废弃物是否为危险废物、危险废物类别、如何处置管控等措施不甚了解;同类企业危险废物辨识分类也不尽相同,没有按管理要求进行备案转移;部分企业环保意识仍欠缺,将少量危险废物混入生活垃圾或外售给个体户,不查处就不整改,环境隐患极大。集聚小散形成“巨无霸”,增加“谈判资本”


“症结”找到了,该如何打通呢?我琢磨了起来:单个中小企业产生的危险废物量是很小,但全区产生危险废物的中小企业就很多了,如果把他们产生的危险废物全部收集在一起,那就是一个“巨无霸”,就有了与危险废物处置单位“谈判的资本”。这样,不仅出路没有问题,而且还可以通过统一议价、资源集约使用,大大降低企业成本。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按照法律许可的要求,上海市推广的危险废物收集平台是以产业园区管理机构为主体,只能收集服务所在园区内的中小企业危险废物,而我们半数以上的产生危险废物中小企业是位于工业园区外的,而且区域内实验室、汽修等服务业社会源的危险废物也不容忽视,也就是说,现行的做法解决不了宝山的实际问题,必须要建立一个区级危险废物收集贮存转运平台,才能解决全区中小企业的困难。


但是,让宏观调控的主体来干微观的事,并承担风险和责任,区政府是否同意建设?突破现行危险废物管理模式,市生态环境局是否支持,进而予以审核备案?一切都是未知数。于是,我带领调研组撰写调研报告、研究可行性解决方案,并通过大调研平台把该问题作为复杂重大问题及时上报区委、区政府和市生态环境局,提出以区政府为主体试点开展区级中小企业危废收集转运处置平台建设的大胆设想。区委、区政府和市生态环境局高度重视,分管区长主持召开专题会议研究确定以宝武环科危险废物收集贮存转运设施为基础,试点建设“区级中小企业危险废物收集贮存转运平台”,服务全区危险废物产生量小于10吨/年的中小企业。市生态环境局领导带领相关处室深入现场开展专题调研和指导宝山区级平台建设,全力、全程精心指导我们开展试点工作。我们会同区经委积极推进平台筹建和前期各项准备工作。2018年8月上海市环境保护局批准同意试点工作,宝山区“区级中小企业危险废物收集贮存转运平台”正式投入运行,成为上海市首个区级平台,年周转量1.2万吨,可以收集18个种类的危险废物,实现了“就近收集、集中贮存,批量委外、降低成本”目标。因其公开合理透明、服务安全便捷到位,运转半年以来,已有400多个中小企业与该平台签约,很多中小企业表示,终于解决了他们的危险废物出路难、成本高问题,企业有了实实在在的获得感。不断完善危险废物收集贮存转运机制


初战告捷,但依然还有很多未竞事宜:


废物收集贮存转运平台的全流程管理是否全面合规?有没有可能实现平台从收集到最终处置全程“智慧监控”?平台收集的危废出路有没有问题,能良性运行吗?中小企业危险废物管理能力差,在堆放场所、管理台帐、标识标签、转移备案等方面存在不少问题,环境安全隐患不容忽视,不仅成为上海市环保督察的一项重要整改内容,而且成为环境处罚的易发点、高发点,这个瓶颈如何突破?另外,危险废物处置成本是不是还可以下降?2019年,我坚持走访不停步、服务企业不停步,向大调研要“答案”。我带领调研组再出发,先后到区级中小企业危险废物收集贮存转运平台以及部分中小企业开展密集调研,正在积极推进解决之道。


一是探索平台长效良性运行机制。建立平台管理规范制度,建成全链条“智慧管控”信息系统,积极争取市区两级各部门支持,确保平台收集的危险废物有合理出路。


二是试点推进危险废物领域“环保管家”服务。依托区级中小企业危险废物收集贮存转运平台,为中小企业提供现场诊断、现场整理、管理咨询等“一站式”危险废物管理延伸服务,规范危险废物全过程管理。


三是探索钢铁行业协同处置降低处置成本。发挥宝钢城市钢厂功能,推动扩大社会类危险废物就近协同处置,服务区域中小企业,进一步降低区内企业危废处置成本。现阶段,危废管理依然是环境管理中的一个薄弱环节,然而,“道阻且长,行则必至”,相信只要我们不惧困难,砥砺前行,每一步都踏实地解决一个问题,难题终将均被攻克。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