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召开两个会议均提到一个问题: 消“劣”任务该怎么完成?

   日期:2019-05-20     浏览:28    评论:0    
核心提示:以渤海入海河流为例,10个劣Ⅴ类国控断面中有8个超标因子是氨氮或者化学需氧量。10条河流大多独流入海,没有支流,天然来水补给不足,有些就是城市的排水渠道;部分河流上游水库无下泄流量,导致断流严重,如山东省烟台市的泳汶河和黄水河,2018年仅两个月有水,今年一季度也处于断流状态。“第一季度水环境达标滞后地区工

以渤海入海河流为例,10个劣Ⅴ类国控断面中有8个超标因子是氨氮或者化学需氧量。10条河流大多独流入海,没有支流,天然来水补给不足,有些就是城市的排水渠道;部分河流上游水库无下泄流量,导致断流严重,如山东省烟台市的泳汶河和黄水河,2018年仅两个月有水,今年一季度也处于断流状态。

 

“第一季度水环境达标滞后地区工作调度会后,紧接着组织讨论,是想让大家就消‘劣’任务如何‘破题’群策群力。”在渤海入海河流国控断面消“劣”工作座谈会上,生态环境部相关负责人表示。

 

生态环境部于5月16日组织召开的这两次会议,其核心目的就是推动各地进一步提高思想认识、落实主体责任,确保《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年度水质目标和长江、渤海攻坚战消“劣”(2020年底长江流域及渤海入海河流国控断面基本消除劣Ⅴ类)等主要任务顺利完成。

 

总体向好,个别地区还有差距

 

2019年第一季度水环境达标滞后地区工作调度会,是调度会工作机制建立以来的第四次会议。对于第一季度全国水环境质量的总体情况,会议表述为“总体呈改善势头”。

 

数据显示,今年1-3月,全国地表水水质优良水体比例为74.3%,同比增加了8个百分点;劣于Ⅴ类水体比例为6%,同比减少了3.6个百分点。

 

虽总体向好,但也有个别地区的工作还存在差距。

 

“这充分暴露了我们的政治站位不高,思想认识不到位,一些县市工作责任不落实,整改措施不得力,相关职能部门依法打击、依法监管不力,企业生态环保意识较差,环境违法行为屡禁不止等突出问题。”一季度全国地级以上城市国家地表水考核断面排名末位的山西省吕梁市政府负责同志表示。

 

调度会上,除包括吕梁在内的6个达标任务最重的地区政府负责同志作了表态发言外,山西和辽宁两省也因工作滞后被“点名”。

 

会议通报,今年一季度山西省58个考核断面(1个未监测)21个不达标,20个为劣Ⅴ类断面,占比分别为36.8%35.1%。辽宁省86个考核断面(14个未监测)25个不达标,20个为劣Ⅴ类断面。两省的劣Ⅴ类断面占全国总数的36%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在全国形势向好的背景下,也有一些地区的水质出现下降。如山西省长治市绛河司徒桥、辽宁省辽阳市汤河桥、湖北省宜昌市沮河铁路大桥河和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倭肯河口内等4个断面水质,从去年同期的Ⅱ类水质直接降到了目前的劣Ⅴ类。山西省吕梁市磁窑河桑柳树断面挥发酚同比恶化199.6倍。

 

“务必要高度重视,果断采取措施,坚决扭转被动局面。”生态环境部相关负责人强调。

 

有共性问题,也有个性问题

 

对于长江、渤海入海河流国控断面消“劣”工作,会议认为当前的形势还不容乐观。

 

一季度虽然有6个长江流域的国控断面退出了劣Ⅴ类行列,但仍有湖北省荆门的拖市、马良龚家湾,十堰的神定河口、泗河口,荆州的运粮湖同心队,云南楚雄的西观桥等6个国控断面水质仍为劣Ⅴ类。同时,上述湖北宜昌的铁路大桥断面也属于长江流域。

 

消“劣”工作难度大的一个原因,是长江流域的总磷污染问题突出。2017-2018年,长江流域劣Ⅴ类国控断面中半数以上主要超标因子为总磷;今年1-4月的5个劣Ⅴ类国控断面中,有4个总磷超标。新增加的宜昌铁路大桥断面的首要污染因子也是总磷。

 

另一方面,氨氮也是劣Ⅴ类断面主要的超标因子,原因是其主要受制于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短板。生态环境部调研发现,2017年以来,十堰市神定河口、泗河口两个断面一直为劣Ⅴ类,就是因为城镇的污水处理能力不足及配套管网不完善,导致部分生活污水直排。

 

此外,农业面源污染严重也是造成长江水质污染的重要原因。以云南抚仙湖流域为例,面源污染产生的氮磷负荷占比超过了70%。

 

除了共性问题,一些地区消“劣”工作推进滞后甚至“好水变坏”的“个性”问题也不容忽略。

 

如营口市大旱河断面同比恶化880%,是导致其在全国地表水考核断面水环境质量排名靠后、水质达标滞后的主要原因。

 

“主要是挥发酚严重超标,经排查我们锁定了一化工企业用罐车将含酚废水拉至老厂,通过市政下水管最终排到大旱河。”在座谈会上,营口市政府负责同志分析了原因。

 

要正视客观因素,更要从自己身上“挖潜”

 

水污染问题是广东省东莞市生态环境最为突出的问题。两年多来,东莞市累计投入超过200亿元加快治水基础设施建设,推动全市治水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

 

“但由于历史欠账较多,仍处于‘还账’阶段,考核断面水质距离国家和广东省的要求还有较大的差距。” 东莞市政府负责同志表示,未来还将继续增加不少于250亿元的投入。

 

相比东莞市,北方地区的河流很多还面临着生态流量不足、缺乏天然来水的问题。

 

以渤海入海河流为例,10个劣Ⅴ类国控断面中有8个超标因子是氨氮或者化学需氧量。10条河流大多独流入海,没有支流,天然来水补给不足,有些就是城市的排水渠道;部分河流上游水库无下泄流量,导致断流严重,如山东省烟台市的泳汶河和黄水河,2018年仅两个月有水,今年一季度也处于断流状态。

 

在会上,虽然很多政府和生态环境部门的同志都提到了这个问题,但他们也表示在正视客观因素的同时,最重要的是在自己身上“挖潜”。

 

如陕西省延安市表示要夯实河长责任,做到系统治本,并兑现长效机制,确保治理有效;辽宁省辽阳市表示将在思想认识提升、入河排污口整治、重点治河工程建设、水环境污染治理和重点排放单位监管方面下大力气;辽宁省锦州市和营口市则针对逐一分析的每个劣Ⅴ类断面产生的原因,拿出了具体的解决方案。

 

“需要强调的是,水质改善有一个钟摆效应,各地一定要扭住不放,一抓到底,不彻底解决问题绝不松手,防止反弹。这些要求,水环境达标滞后的地区也同样需要落实。”生态环境部相关负责人最后强调。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