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衣服都去哪了?废旧纺织品回收将催生千亿级产业

   日期:2018-10-08     浏览:17    评论:0    
核心提示:“有一天我打开衣柜,猛然发现,自己居然有几百件衣服!”几年前姜宇被自己闲置的衣服惊到,同时也开始思考自己的消费理念。许多人也在发愁那些不穿了的衣服究竟该到哪儿去?目前旧衣物除了少量通过公益捐赠或社区回收箱再利用,更多的是直接被丢弃和焚烧。根据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测算,如果我国废旧纺织品能全部循环利用,

“有一天我打开衣柜,猛然发现,自己居然有几百件衣服!”几年前姜宇被自己闲置的衣服惊到,同时也开始思考自己的消费理念。许多人也在发愁那些不穿了的衣服究竟该到哪儿去?

 

目前旧衣物除了少量通过公益捐赠或社区回收箱再利用,更多的是直接被丢弃和焚烧。根据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测算,如果我国废旧纺织品能全部循环利用,相当于每年可节约原油2400万吨、减少8000万吨的二氧化碳排放。废旧纺织品回收再利用不仅是环保工程,更是朝阳市场,将催生千亿元级产业。


回收利用正成趋势

 

纺织业已成为仅次于石油产业的第二大污染行业。据预测,到“十三五”末,我国化纤纺织品的社会存量将继续增加近2亿吨。而废旧纺织品被当作垃圾填埋或焚烧,不仅污染环境,还将造成极大的资源浪费。

 

姜宇看到了这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2016年她创办了发光公社APP,引导女性将自己不穿的闲置衣服无偿互赠,她自己也以“肤浅的江江”的身份,搭配了上千款二手衣复活造型,一度成为网红博主。发光公社APP采取点对点的方式,用户发帖子把自己不穿的衣服晒出去,然后选择帖子里的合适需求者就能完成出赠,对方仅需付出邮费就可以免费获得。

 

 姜宇所倡导的这种衣服无偿互赠虽然只是小众行为,但是生态环保意识正逐渐成为社会共识和自觉行动,尤其是各大品牌主动从再生原料的源头切入,倡导资源循环利用。

 

阿迪达斯2016年推出一款采用海洋塑料废料制成的运动鞋,其凹凸针织鞋面由95%的海洋塑料与5%的可回收聚酯纤维构成,平均每双鞋耗费11个塑料瓶。耐克发布的报告也显示,2017财年75%的耐克鞋类和服装产品使用了可回收材料。在快消品牌H&M店内,旧衣可以换成打折券,其中可再次穿着的衣服会被运往各地的二手市场,而过度磨损和破旧的衣物则被回收利用制成新面料和新产品。

 

不少知名品牌设置了必须使用再生原料的供应商准入门槛,这也使得代工企业纷纷开展再生资源循环利用。从事再生纤维分梳设备研发生产的青岛新顺兴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戈美杰介绍:“阿迪、耐克、宜家、zara这些大企业都在讲社会责任,他们对下游代工企业有要求,使用的再生原料必须达到30%-50%。”


旧衣服经粉碎后处理成再生纤维。

 

再生纤维行业规范中崛起

 

“穿衣就会产生旧衣,做衣服就有裁剪下来的边角料,但棉花化纤资源都是有限的。做一件衣服,从种棉花到采摘到纺纱织布裁剪,中间这么多环节得耗费多少资源和人力。”用戈美杰的话说,所有的布都是纤维做成的,而他的设备就是把旧布还原成纤维。

 

早在1976年戈美杰的父亲就在崂山一家乡镇企业做弹花机起家。到了戈美杰这一代,开始决定专注于再生纤维循环利用。

 

废旧纺织品加工其实大家也并不陌生,浙江温州苍南等地是我国再生纤维加工的主要地区。但过去这个行业低小散现象突出,回收转化率较低,装备技术工艺落后,污染现象严重,常被贴上“黑心棉”作坊的标签。

 

事实上,再生纤维是不是“黑心棉”,关键要看用到哪儿。比如旧衣物经过分类处理,好的衣服在清洗消毒后可以再生利用,其他废料经过开松、破碎后,做成各类农业、工业用品,包括大棚保温被、防水卷材、隔音棉等。而服装厂边角料等工业化废料,无需消毒杀菌就可直接循环利用。

 

在新顺兴车间,记者发现一台十多米长的再生纤维分梳机只需要两个人操作,实现高度自动化,全封闭机身还杜绝了粉尘产生。“该产品已经能和世界知名企业的纺纱机媲美。我的目标就是规范这个行业,人们谈起再生纤维不会再联想到脏乱差的黑心棉作坊。”戈美杰介绍。

 

戈美杰认为:“把废旧品小作坊淘汰之后,地方政策导向是建立循环经济产业园,只有规范并上了规模,这个行业才能良性持续发展。”

 

再生纤维的市场体量巨大,已经是行业普遍的共识。戈美杰告诉记者,从事再生纤维加工其实比单独卖设备更有利可图,他的下一步计划是深入下游进行再生纤维的加工和无害化处理。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